跳舞的女人

潘平微

    一年一度的年终晚会,规定不带老公和孩子,但是可以带小凳子。

五点钟的聚会,我提前十分钟到了舞蹈教室。这个每周都要光顾两三次的大教室,前后各一个门,左右两面墙,一面墙壁全是镜子,另一面墙上挂满历届演出的剧照。今天,好几张折叠桌已一字儿摆好,桌面铺了洁白的餐布,已有一些饭菜备好。带着小红花的主办班的同学在忙绿着。镜子底下是一排低木柜,我找到一个空柜子,把包包放好,盖上柜子,静静地坐在这小木柜上。

门外陆陆续续有同学从停车场下来,大包小包的进得教室。平时都是穿舞鞋黑衣黑裤相见,此时个个脚蹬高跟鞋,身着时尚裙装,色彩绚丽,面似桃花,又加上大波浪、水蛇腰,俨然模特范的身影相继亮相,有的引起齐声尖叫,有的招来一片欢呼。她们随意地在发际别个头花,也能妩媚万分;只穿最简单的黑色练功服都能透出一股自信和魅力。

我在想,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女人啊?

白天上班,晚上跳舞。不管白天是做什么的,一换上舞鞋,我们就像小学生那样乖乖地听老师的话,一步一步地跟老师学动作,一段一段地随着音乐起舞。经过反反复复的练习,开始觉得特难的动作慢慢能跟上了,僵硬的四肢渐渐变得柔软,笨拙的舞步慢慢灵活起来。原来只是为了展肢展腿,健身美体,现在要讲究眼神、表情、三道弯的身体曲线,还要体会各类舞种不同的韵味和特色,用肢体语言展示内心的情感和对不同民族风情的感受。

几年下来,我们享受到舞蹈本身的魅力。在舞蹈中,身体的简单动作和音乐的律动激发了我们内在的生命力量,使我们浑身感到一种欢乐的激情。正如美国舞蹈家邓肯所说,“这是十分自然的,因为身体的动作会影响心灵的活动”。坚持跳舞的女人把自己蜕变成精神上的贵族,气质上的女神。

要做party, 点心热菜,样样拿手,色香味俱全;要上舞台,浓妆艳抹,靓丽惊艳;编排游戏,绝思妙想,精彩不断。击鼓传花抽到的人儿被要求即兴出节目。Anna 寻思片刻,讲了一个笑话,既符合她的律师身份又将医生和牧师等不同职业的特征含蓄而幽默的表达出来;游戏比赛“用筷子夹豆”,身为牙医的Lindy轻松拿奖;Susie 反串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唱男声,转瞬又可以用意大利语飙美声; Jianjun将五分钟的央视播出带和同学们自录的视频结合起来,制成20多分钟、还原16位同学在央视“舞蹈世界”演出的完整节目。

开发廊的Yuki只跳周二晚上的舞蹈课,总会带上自己亲手制作的台式凤梨酥或者洒有酸梅粉的新鲜菠萝,给班上每一个同学分享;怀了孕的Helena为了保胎不能上课,却会端来一箱家酿的酸奶或者一大盘自制的北京点心豌豆黄,坐在这个镜子下面的小柜子上,看大家跳舞;每次出国回来,Lynn总是给同学们分发各式带有异国情调的小礼物,舞展前她把自己的律师楼给大家当化妆间。Mary把自家的车库改建成豪华排练室,镜子、把杆、换衣间、淋浴间一应俱全,常常把同学请到家里排练,还送上点心和水果。

练舞时,谁不小心摔倒了,医学院的老师Dianne总是第一个蹲下给她检查有无受伤,并施以推拿疗伤;从事IT的Candy义务为这个舞蹈学校制作网站,为同学们剪辑照片。Song用各色饰物把教室的空间按季节装点,情人节的红心、鬼节的南瓜灯,圣诞节的灯饰,变化多样,富有情调。

我们每周一起跳舞,一起出汗。年头多的同学示范给新来的,学的慢的跟着快的;我们互相欣赏,从不吝啬赞美她人。我们真诚地赞叹每一个美的瞬间,只有一句台词的表演都能得到最热烈的掌声。是舞蹈让这群女人变得简单而快乐,是舞蹈将我们象姐妹一样连结在一起,心心相映,因舞结缘。

邓肯说,“真正的舞蹈是一种恬静的表现,它受制于内心情感的深层节奏。人的情感不是突如其来的,它最初是酝酿着的,像种子的生命一样沉睡着,慢慢地,它才舒展开来。”舞蹈将我们这些女人沉睡着的情感唤醒,我们互相传播激情,浑身焕发着热情和欢乐。如果说生活是根,艺术是花,那么我们就是一群在美国落地生根,生活扎实,又要活出精彩,活得精致的女人。

我在这场晚会上朗诵着微信收到的一个段子:“当同龄人为自己日益松垮臃肿的身材发愁时,我们依然神采奕奕;当同龄人意识到健身养身的重要性时,我们依然精神抖擞;当同龄人需要别人照顾、步履蹒跚时,我们依然享受生活、光彩照人。舞蹈,意味着我们每天都在和同龄人拉开距离; 舞蹈,意味着你摆脱平庸,追求卓越”。

邓肯还说,“舞蹈不是一种消遣,而是一种宗教,是生活的一种表现。”

对我们这群坚持每周跳舞的女人来说,舞蹈不是宗教,却胜似宗教。

2014/1/14 

版权所有 © 美国华人联合总会。 保留所有权利。 技术提供 E Century Network